有关中欧法学院“学费”的重述

1. 背景
2007年(中欧法学院成立前一年)8月,在没有与中国政法大学进行任何磋商的情况下,汉堡大学擅自将中欧法学院2008—2012年的学费作为项目收入,纳入汉堡大学向欧盟申报的项目预算,无视中欧法学院是中华人民共和国主权范围内的、隶属于中国政法大学的一个学院,而不是汉堡大学的海外分校。直到《资助合同》生效后,汉堡大学2007年12月将该合同提交给所有合伙人的时候,中国政法大学才和其他合伙人一起获知这一信息。

 

无论按照德国法、欧盟法、中国法或者非洲法,一个普遍接受的规则是:没有任何合同可以把义务强加给合同之外的第三人,因为,合同的拘束力来自也只能来自双方当事人之间的合意。汉堡大学代表不仅没有为汉堡大学的错误行为道歉,反而声称汉堡大学和欧盟之间的“资助合同”的约束力可以延伸到任何一所中欧法学院合伙人院校,不管合伙人事先是否同意。

 

在回应汉堡大学代表的观点时,我提醒他注意四个事实:

 

(1)2007年8月21日,在没有发送任何与项目申请相关文件的情况下,汉堡大学的代表致信所有合伙人,要求他们在2007年8月28日之前签署“合伙人声明”

 

(2)2007年9月3日,汉堡大学代表致信所有合伙人,要他们注意“申请表”缺少附件(那个将中欧法学院未来收入作为项目收入的文件是“申请表”的附件III,在“申请表”被批准之后,又自动转换为“资助合同”附件III)。

 

2007年12月之前,在资助合同的纸质文本完成的时候,除了汉堡大学,其它中欧法学院合伙人均不知题为“预期筹资来源”的那个附件。

 

以上事实(1)、(2)表明:一方面,在2007年12月之前,汉堡大学一直就“申请表”的所有附件对所有的合伙人保密;另一方面,汉堡大学又要求每个合伙人或协作机构签署声明,声明其代表在签署声明之前已经阅读包括附件在内的全部申请文件,并在一个附件都不存在的情况下(2007年8月28日)把他们所签署的声明递交给汉堡大学。

 

(3)汉堡大学和欧盟签署的“资助合同”再明确不过地宣布汉堡大学为该合同的唯一受益人,不留任何余地地排斥了任何第三人(包括而不限于汉堡大学合伙人)成为该合同当事人或者受益人。欧盟表示:有关中欧法学院项目,只和汉堡大学接触

 

退一步讲,即使汉堡大学有特权将它与欧盟之间的合同的效力扩展到第三方,它也没有特权在一份长达两百页的合同中埋伏一系列隐藏条款,日后从中挑出一两项,告诉某一合伙人,说:“这就是你当初承诺的义务。”

 

2. 学费的法律问题

 

在中国政府将大学学费纳入教育经费预算而进行再分配之前,本科生和研究生的学费在法律上不是大学收入,而是大学按照收支两条线政策应当上缴财政的费用。试图将中国的教育预算纳入欧盟“对外援助”项目的预算,这是不可讨论的,因为它侵犯中国的法律和主权。

 

3. 发展基金 (Development Fund,DF)

 

与汉堡大学提留7%的佣金作为其净收益的强大动力不同,中国政法大学在2011年1月宣布建立中欧法学院发展基金。发展基金数额为5,441,250元,等于中欧法学院的学生从2008年到2010年所缴学费总额,也大致等于汉堡大学在此期间提取的佣金数额。设立发展基金的法律依据是《中外合作办学条例实施办法》第29条

 

汉堡大学代表故意将发展基金说成“储备基金”,并将这种误述传达给欧洲合伙人和欧盟官员,然后指责中国政法大学保留这部分资金作为自己的“收益”。虽然,他事后对此错误行为进行了道歉,但致歉并不能轻易抹去因此对中国政法大学的声誉造成的负面影响。需要指出的是:中国政法大学确实有许多理由设立一个储备资金,这些理由包括:用来覆盖可能对汉堡大学提起诉讼而产生的费用;在汉堡大学违约的情况下,中国政法大学可能对在中国学生和员工承担的赔偿责任;在项目一期之后,维持一个正在营运的法学院所需要的财务资源。尽管如此,中国政法大学还是尽最大可能向汉堡大学让步。2011年11月15日,我和汉堡大学代表达成了以下协议(该书面声明的手写英文原件保留在中欧法学院档案里):

 

    “从中欧法学院的最大利益出发,合同当事人将本着诚信原则、按照‘工作计划’,在2013年年底之前,用尽所有资金,包括:欧盟资助、收入、捐赠、来自中国政法大学的预算拨款(目前包括“发展基金”的金额)。资金余额用于承担对第三人的债务。”

 

汉堡大学代表承诺说服汉堡大学校长签署此声明,而我也做出了类似承诺。与汉堡大学代表许下的其它承诺一样,在达成一致后便无实际行动。

 

4. 汉堡大学难以知足

 

从2012年1月开始,汉堡大学代表全面停止执行《组建中国政法大学中欧法学院的中外合作办学协议》第7.2条,终止按季度向中欧法学院拨付欧盟资助款;此后,中欧法学院所有的开销均由中国政法大学负担,包括而不限于:参加汉堡大学“欧洲国际法硕士项目”的国际学生奖学金、欧方联席院长两个秘书的工资、欧洲暑期班国际旅费以及印刷欧盟法阅读材料的费用。除了飞行教授的费用外,汉堡大学把它在中国营运“欧洲国际法硕士项目”的全部费用都转嫁给了中国政法大学。

 

为了掩盖五年前的过失,汉堡大学在2012年发动了预算大战,企图迫使中国政法大学吞下苦果,追认汉堡大学在五年前单方制定的“收入预算”,认可该预算对中国政法大学的约束力,同意把中欧院的学费用作汉堡大学对欧盟的赔偿保证金,以覆盖汉堡大学因申报项目时的虚假陈述而可能对欧盟承担的惩罚性赔偿

 

在中方院长挫败这一企图之后,汉堡大学悍然阻断了中欧法学院2012年预算。

 

5. 按照康德的“绝对命令”, “只有当你同时相信你的行为当成为普世规则的时候,你才如此而为。”受此启发,我一直提请汉堡大学代表进行思考:汉堡大学是否同意适用中国法律,将汉堡大学学费作为中国政法大学收入,并受中国法律规制?汉堡大学是否愿意将此变成一个普遍规则?

 

方流芳2012年11月3日致中欧法学院全体合伙人、协作单位和欧盟项目官员的信

 

信件原文为英文,本文为工作人员的中文翻译,由作者校定。

 



版权所有:方流芳 2014-2017

邮箱:fangliufang@hotmail.com

链接: 方流芳微博 方流芳博客 公司法与投资保护研究所 中国政法大学 中欧法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