试述“中外合作办学条例”所体现的教育主权原则
教育主权是一个国家在教育领域里至高无上的、绝对的和不受任何外部力量制约的权力。作为一项法律基本原则,教育主权贯穿于整个“中外合作办学条例”(以下简称:“条例”),因此,理解、适用和解释“条例”都不能脱离教育主权。具体而言,教育主权原则体现于以下三个方面:

1. 适用中国法律
“条例”第3、5条规定,中外合作办学为“中国教育事业的组成部分”,“必须遵守中国法律”,“不得损害中国的国家主权、安全和社会公共利益”。无论作为“机构”抑为“项目”,作为一个事业单位法人抑或大学内的一个学院,中外合作办学都必须毫无例外地适用中国法律,中国法律对中外合作办学事项的排他管辖是不容谈判和变通的。

2. 法定的实体和程序规范覆盖全部办学过程
目前,“中外合作办学”是外国教育机构在中国从事教育事业的唯一形式,也就是说,外国教育机构目前不能单独在中国办学,必须与一个已经取得牌照的、具有法人资格中国教育机构组成合伙(第9条),由后者提出向主管部门提出办学申请。
 

中外合作办学机构的设立、变更和终止均须按固定程式向中国教育行政主管部门申报,非经审批不生效力。中外合作办学机构从事高等教育,招生规模须纳入“高等学校招生计划”(条32);招生简章须“报审批备案”(条33);课堂教学“以普通话和规范汉字为基本教学语言文字”(条31)。凡教育主管部门规定必须开设的法律、道德和国情课程,中外合作办学机构均应开设(条30)。

中外合作办学机构颁发外国学位,须经教育行政主管部门许可,须在核定数额内每年办理学位认证。此外,在中国颁发的外国学位须为外方在其祖国已经授予并得到认许的学位(条33),而不是为中国学生专门设计的学位。

3. 主要行政负责人的法定身份和权限
担任中外合作办学机构的“主要行政负责人”,须有中华人民共和国国籍,其权限依法规定(条25、26)。为了在治理结构中体现教育主权,“条例”采取了两项具有中国特色而行之有效的措施:一是明文规定“主要行政负责人”须有中华人民共和国国籍,二是以法规将“主要行政负责人”的权限事先予以固定。这两项措施体现了效益和公正:首先,“条例”推出了中外合作办学治理结构的法定模式,合作双方可在法定模式内分配治权,从而节约了当事人之间为互争“主要行政负责人”一职而进行谈判的成本;其次,一旦合作双方有可能就“条例”第26条所定事项出现僵局时,“主要行政负责人”有法定义务单独行使权力而避免僵局。因此,严格执行“条例”恰恰可以促使合作双方认真协商,避免在重大问题上出现僵局。

综上所述,“条例”贯彻了教育主权原则,是中欧法学院日常运作应当严格遵守的重要法规。


版权所有:方流芳 2014-2017

邮箱:fangliufang@hotmail.com

链接: 方流芳微博 方流芳博客 公司法与投资保护研究所 中国政法大学 中欧法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