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告诉讼请求依据的事实和理由:重申和补充(2018年10月30日)

      1. 这是我第一次作为原告而提起民事诉讼。起诉的被告却是中政大,这是我最不情愿的选择。

      我为这所学校服务了25年。在此期间,北大、清华、浙大、上海交大等学校先后邀请我任教,我都一一婉谢。我为这所学校开设了民法总论、债法总论、合同法、侵权法、公司法、法律职业伦理、昌平地方志等多门本科、研究生课程。我为这所学校建立了两个学院、一个研究所(法律硕士学院、中欧法学院和公司法研究所),指导了二百多名硕士生和博士生.....。我没有任何理由与我为之付出了二十多年劳动的机构对立,一点也没有。

      案件的缘起是校长根据外国政府授意,充当外国政府的工具和代理人,根据外国政府指令,假借学校名义对我实施打击报复。

      校长使用了各种卑劣手段,包括:从2015年第二学期开始,剥夺原告上课的权利;扣减和停发原告工资;用欺诈方式,诱骗我在所谓“退休”前一年离开中欧法学院、组建公司法研究所,并为此放弃了一年带薪学术休假。

      其实,这一切都与中政大无关。中政大是我竭力维护的服务对象,正是因为维护中政大的利益、维护学生利益、维护中国的法律尊严和教育主权,我才受到了恶毒的打击报复。但是,按照法人制度和民事诉讼法,我却不能起诉滥用权力的校长,只能将中政大作为被告。这是一个法律的遗憾——如果有一个可以用来救济“打击报复”的民事诉讼案由,这样的遗憾是不会发生的。我必须声明:中政大是无辜的,有过错的是那些以中政大名义胡作非为的人。

 

      2. 原告诉讼请求的依据是什么?

      我提出的两项请求分别是撤销被告发出的2017055号“退休通知单”、赔偿报复性扣发工资、下调工资造成的损失共计一百万元。以下是本人依据的事实和理由:

      2.1. 原告的亲身经历给原告带来了一个检验法律的机会,这就是通过诉讼提出若干与本人有关、也和高校教师有关的法律问题。我的第一项请求包括以下法律问题:

    (1)高校教师和高校之间是否有合同关系?如果有,这是什么合同,是劳动合同、人事合同、聘用合同,还是聘任合同?如果没有合同,教师与高校之间的关系是何种民事关系?

    (2)如果有合同关系,合同期限是法定还是约定?法定或者约定的依据是什么?如果双方当事人约定了合同期限,高校单方解除合同应当有何种救济措施?

  

      高校劳动合同适用于“实行聘用制”的工作人员(劳动合同法,条96),原告的任职不属于“聘用制”,因此,原告和被告之间既没有劳动合同,从而也就没有聘用合同。但是,按照“高等教育法”“高等学校教师的聘任,应当遵循双方自愿平等的原则,由高等学校校长与教师签订合同。”(条48

      在中政大,我没有看到一个教授与校长签过“聘任合同”。由于法律的强制规定被搁置在一边,高校教师证明合同关系的存在和合同条款就成为一件复杂而困难的事:没有书面合同,聘书过期,甚至连聘书也没有。校方用这种方式为自己预留了单独决定合同期限的权力,而这种权力发展到极致,就是从来根本不把高校教师作为一个平等的合同当事人对待

      无论是按照“合同法”还是按照生活常识,一个生效的合同必须有履行期限——合同从什么时候开始、到什么时候结束——履行期限有强制规定,适用强制规定;没有强制规定,由当事人双方约定,当事人双方没有约定,则适用填补合同空白的法律条款;如果没有填补合同空白的法律条款,合同关系中占主导地位的一方应当对此负责。

 

      2004年9月,校方给了我一张聘书,聘我为一级教授。聘任时,校长和人事处负责人都说:一级教授七十岁退休,可续聘为终身教授,学校文件已作出规定。

      2004年全校聘为一级教授的有五个人,我的年龄最小,其他四个人都是七十岁退休。

      2008年5月4日,前总理温家宝访问中国政法大学,前校长徐显明向温总理介绍本人时说:“这是我们最年轻的一级教授、中欧法学院未来的院长。”

      从2011年年初开始,欧盟大使要求校长让我离任,以此作为中欧法学院延期条件;校长满足了欧盟大使要求。我离任之后,欧方又进一步要求我离开中欧法学院教学岗位,校长又设法满足欧方要求,先是给我停课、停发工资,形成僵局之后,校长又提出:专门为我设立一个处级科研单位,作为学校的公司法博士点、学位授予单位,让我带着我在中欧法学院指导的博士生一起离开。

      2016年3月,被告给我发出了成立公司法研究所的书面指令,任命我为所长,任期四年(见原告方证据3、4、5)。在此,被告重申了它在2004年提出、被告在2004年接受的合同期限——70岁退休,合同到退休时终止。

      2017年12月,被告单方解除合同,提出要我“先退休,后返聘,返聘期到2020年”。而被告要我退休的依据居然是1978年“国务院关于工人退休、退职的暂行办法”

      既然被告违约,那么,被告或者履行合同,或者承担违约责任。

 

      3. 我的第二项请求,索赔工资损失一百万元,这只是一个大概的计算。精确的损失计算,需要在认定事实的基础上,与被告一一核实。

      本人的工资损失包括:

      3.1 在2008-18期间,被告一直没有给我增加工资,而年度加薪是高校教师工资的基本政策。被告应当按照本校教师的年度加薪幅度,补足本人工资。

      3.2 在2016-18年期限,被告两次扣减原告工资,2016年3月到2018年3月,本人工资从4万减少到1.8万;2018年3月,本人工资从1.8万减少到一万。

      3.3. 从2015年3月到2016年3月,被告停发原告13个月的工资、奖金。在此期间,被告一直安排原告承担教学、科研和行政工作,考核达标,却没有任何收入。被告补发了原告12.5个月的工资,欠发半个月工资、尚未赔偿拖欠工资造成的损失。

      3.4.  2008-2016年3月,原告在中欧法学院工作期间,被告克扣了地方财政和教育部发放给原告的各种专项补贴,如:物价补贴、提租补贴、电话补贴、教师节补贴、书包补贴,但是,被告事后伪造工资单,声称向原告发放了这些补贴。

      3.5. 从2008年1月到2010年12月,原告预算工资为每月8万元,被告按这一数字报账。在此期间,原告每月向被告捐赠4万元,被告聘请的审计确认了该项捐赠。

      2011年1月到2012年12月,原告每月工资125,000元,实发工资每月4万元(每年13个月工资)、住房公积金每月1513元。原告每月向被告捐赠80,153.67元。被告聘请的审计确认了该项捐赠。

      被告如接受捐赠,应向原告出具捐赠证书,以便原告抵扣所得税或申请所得税返还;被告不接受捐赠,应当补发原告这部分工资。

      3.6 在被告宣布我退休(2018年2月至今)之后,我一直承担着正常的教育、科研和行政管理工作,被告应当补偿工资差额、迟延给付的损失。

 

      被告的工资政策是专断的、毫无章法的:2013年,原告离任之后,被告将后任院长的工资提高了120%,并且:给他发双份工资,按照2008年欧盟和人民币的汇率计算计算后任的工资。



版权所有:方流芳 2014-2017

邮箱:fangliufang@hotmail.com

链接: 方流芳微博 方流芳博客 公司法与投资保护研究所 中国政法大学 中欧法学院